keymi 发布的文章

我最近在忙着准备一场旅行的出发,计划是重走多年前走过的稻城亚丁。突然让我惊讶的是,我在回忆上一次出发时是哪一年的时候:我通过当时同行的朋友的QQ空间找到了答案————我是12年前,也就是2010年去的稻城亚丁🙀。

我自认为是一个重度的数字产品爱好者、体验者。前面的重建这个Blog的博文也提到,我的个人介绍页面也说自己是网瘾少年,是很喜欢记录的人,可是我自己却几乎找不到记录在互联网上的自己出行过的明显痕迹。这个角度来说作为一个数字人,这一状态还是很失败的————居然没有任何赛博资产留在这张网上😢。

Cyber Assets
Source: Pexels

社交媒体(Social Media)

这一词语现在基本不用过多赘述了,上到八十的老太下到三五岁的孩子都参与到各式各样、媒介各异的社交媒体中去了。可在我们触网的二十年前。概念才呼之欲出,形态已经非常成熟了。首先是即时通讯工具:一个QQ号基本是我们上网的全部。

之后出于对网络世界的痴迷,先后注册了中国学生网、中国博客网、博客巴士作为个人生活学习记录的工具,同时提供了一些基本的消息功能,他们成了我QQ号之外一个同好社交发现工具。他们除了提供一些即时的沟通工具。渐渐也通过使用记录形成了一个人的成长记录。有些可爱的数据渐渐形成一种属于使用者的赛博资产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结论:改革开放于我们每一个人,真的很重要。比脱贫攻坚比疫情防控重要一千倍一万倍。他带来了中国人(所谓中华文化五千年)前所未有,甚至空前绝后的有限的自由

自由
Source: Pexels

前几年回老家,家里收拾杂物发现有一张手掌大小的半联纸片,是一份来自县革命委员会的摘帽通知书,时间是1979年10月04日,内容是我祖祖通过劳动改造,完成了阶级摘帽:由地主成分转为社员成分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搭建完博客就要多督促自己花点时间在这里,坚持做一点有意思或没意思的思考和记录。

前一阵子的某个夏日周末,持续了一段时间的阴雨天后。凌晨迷离中还听到一阵阵沙沙的雨声,再醒过来就看到群里有人@我出门骑车,说的是天气很好,已然放晴。我又揉揉惺忪的眼睛没回复继续睡了。等再醒来已经有人发骑车上路和上山拾菌的视频和图片了。

山景和风力发电机组
Source: Pexels

虽然自己当时没去,但是今年来像这样周末,有点空我都会在城市周围走走,上山让风给我拂面,走一条没有目的的山路,看到一些熟悉且久违的植物。由亲近自然找到点乐子的感受,也会让我感觉到有些欣然。

说起今年开始把日子过得这么懒散,在我停止写Blog的这么多年里。简直不可思议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为什么我要回归独立博客?

想做这件事其实蛮久了,一直想把个人独立博客重新架设,并启用新域名——k.sv。很多朋友没办法理解,别说是各种内容公众号平台兴起、各种内容形式迭代,各类内容分发资源的泛滥。甚至说那些平台都衰落了,新的平台、新的内容形式都在变变变。
Blog
Source: Medium

确实让一般人没办法理解:回归独立博客这个过时玩意儿有毛用?要流量没流量,即便写了谁来看!

基于自己的成长经历和我对博客的理解,大概盘点几个缘由和说下我的打算:

- 阅读剩余部分 -